阿非卡為你選書:《哈喇魔咒》
Loading
2018.03.31

【為你選書:文學類】

身處台灣的我們想要認識非洲,總難以摘下有色眼鏡去理解,但是藉由一本好書,我們就能跟著不同的觀點,輕鬆地跨越地理限制去探索未知世界。

為你選書《哈喇魔咒》

由南方家園出版社所出版的《哈喇魔咒》是 wowAfrica阿非卡 要向喜愛非洲又愛閱讀的朋友推薦的第四本書。故事序幕從主角商人艾.哈基和周遭一群國內獨立後的商業新貴夥伴,終於從白人手中奪回「工商協進會」的主導權開始。這些社會上的新興中產階級──新布爾喬亞,正是作者森奔.烏斯曼想要批判的對象。面臨新的商機與外來文化的侵入,傳統的價值良善是否就該淘汰?《哈喇魔咒》是作者在1973年出版的第五本小說,兩年後由作者自己改編拍成電影。這是他繼《匯票》(Mandabi)之後,再次將非洲脫離殖民統治,獨立後各個社會階層的詳細刻畫,除了諷刺針貶,也對非洲文化風情與回教傳統習俗著墨甚多。

為什麼我們要推薦《哈喇魔咒》呢?

哈喇」是一種讓男性不舉的魔咒。作者深厚的寫作功力與譯者對該文化的熟稔,賦予書中每一個文字生動活潑的性格,因此有人說《哈喇魔咒》是一本會讓人邊讀邊大笑的書。正值事業顛峰的男主角艾.哈基在迎娶第三個老婆的花燭之夜,竟然中了「哈喇」魔咒。為了重振雄風,他付出的代價超乎想像。遍訪名醫、求神問卜,還要搞清楚到底是誰對他下咒。最後成了失去所有財富名聲、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過街老鼠。《哈喇魔咒》讓我們讀出在新文化與舊傳統的衝突中,比古老巫術更可怕的東西——人心。

image

樂隊演奏的曲子,快慢交替。

舞者們(特別是年輕的)捨不得離開舞池。樂隊賣力地演奏,維持靈魂樂節奏,婚禮已經由莊嚴轉變成熱鬧的盛宴氛圍。那群企業家們自成一組,激烈地討論著不同的主題,從政治到節育、由共產主義到資本主義。在貴賓桌上,擺滿了各種品牌的烈酒,不同形狀的瓶子還有吃剩的婚禮蛋糕以及烤羊肉的殘骸。艾.哈基悠閒地,穿梭在賓客之間。新娘正和一位年輕男士跳舞。他笑嘻嘻地走向同儕堆。

「怎麼,你要開溜?要去享受你處女的初夜?」企業團體的主席悄悄地迎上前去。口腔氣味很重,身體搖搖晃晃,一手摟住艾.哈基的脖子,一面用含混不清的聲音對其他人說:「親愛的同僚,我們的艾.哈基兄弟過一會兒,就要去親他的性感小寶貝了……」

「這可是一件微妙的工作。」國會議員強調說,他一面辛苦地從椅子裡站起來。打了好幾個飽嗝,他接著說:「艾.哈基,你放心好了,我們都準備妥當,隨時支援你。」
「對呀。」其他人跟著起鬨。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著。

「你有沒有用『那玩意兒』,艾.哈基?」賴伊也湊近來插上一嘴。他那一雙貪婪的色眼,緊盯著一個正在跳舞少女的臀部。他將嘴唇靠近艾.哈基的耳朵輕聲說:「我保證這玩意兒有用,你的小弟弟會整晚堅挺。這是我從甘比亞替你帶回來的。」

談話一直圍繞著跟春藥有關的話題。每個人好像在這方面都很在行,也都各有各的秘方。這時,樂曲終了,那位男士將新娘送回到新郎身邊。郭蕾的出現,使得原來熱鬧的談話冷卻下來。燈光忽然變暗。一時,尖叫聲-喔-燈光-退票聲此起彼落,等到恢復光亮時,新人已經消失無蹤了。在新房裡,雅伊.碧內達姑媽,認真地扮演她的角色。一切都準備妥當,床上也鋪了雪白的床單。現在就等最後一個動作了。

「孩子們,我太開心了。」她說。「全家人,兄弟、表兄弟姊妹,姪子輩、姑姑們、姪女們和姻親們全都到齊了。對我們來說,這是多麼重要的日子。你們都累了嗎?」
「我?沒有啊。」郭蕾回答說。
「我來幫妳,幫妳準備一下。」姑媽對姪女說。充滿母愛的姑媽,開始把頭上的冠紗解下,放到旁邊站立著的模特兒頭上,一面說:「別擔心!妳可能會感覺到有些疼痛,可是,妳還是要乖乖地躺在妳丈夫的懷裡。要聽話。」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膽怯,郭蕾哭了起來。

艾.哈基進了浴室,淋浴之後,吞了幾粒壯陽的藥丸。手插在睡衣的口袋裡,又給自己噴了些香水,走回臥房。郭蕾也已經換上寬鬆的睡袍,躺在床上。姑媽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離開了。艾.哈基一副貪婪的樣子,注視著床上這具胴體。

         ※ ※ ※ ※ ※

清晨涼爽的微風,在城市的角落吹著。遠處傳來清真寺呼叫晨禱的聲音。太陽初昇之時,在房舍之間、寶寶樹(註27)梢上,地平線既寬又廣,天色越來越亮。
穿過房、樹的陰影,一位從頭包到腳,上了年紀的胖婦人,出現在別墅門前。姑媽早已經在盼望她了。為她開了門。兩人簡短地交談了幾句,就走向新娘的房間去。

雅伊.碧內達敲了敲房門,裡頭沒有回應。她又重複了幾次。還是沒有回應。兩個女人相對看了一眼。她們的眼神裡好像顯示著某些困惑。姑媽握著門把,小心翼翼地推動房門。房門開啟,伸進頭去之前,她猶豫了一會兒。迎接她的是房內透出的亮光。她皺起眉頭用眼睛掃了房間。

郭蕾依然穿著睡袍躺在床上;艾.哈.基坐在床邊雙手抱頭,脖子伸長、弓著背。

雅伊.碧內達身後跟著另一位手上捉了一隻公雞的婦人,兩人進了房間。姑媽,用眼瞄了瞄床單,尋找血跡。接著,她走近郭蕾,將公雞塞進她的大腿間,準備把它殺了做祭獻。

「不要!不要…………」郭蕾喊著,然後把兩條腿像一把大剪刀似的緊緊夾住。她嚎啕大哭,兩隻臂膀在空中揮舞,試圖驅趕那隻公雞。
「發生了什麼事?」姑媽問道。郭蕾的尖叫聲轉趨安靜。
「艾.哈基,我在問你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雅伊.碧內達,我沒能做成!」
郭蕾發出了尖叫聲:一種動物在受遺棄時的叫聲。兩位受驚的女人,衝向前,摀住他們兩人的嘴。公雞趁機逃了出去,開始咕咕地鳴叫起來。
「拉—拉哈依拉拉(註28)!人家給你下了詛咒……」

姑媽嘟囔著。另一位婦人,趴在地上試圖抓回她的公雞。家禽逃開了。姑媽變得越來越激動,繼續說:「我早就跟你說了!你和你那群同黨,自以為是白種人。昨天如果你聽我的話,今早,你就不會落到這般田地。真丟人!」(她用手指了指那個臼)「在那個臼上坐一坐,會怎樣?這下可好,接下來,你要怎麼辦?你得要想法子治癒,去找一個回教教長(註29)吧」。那個婦人繞著臼的後方,靠近那具穿著新娘婚紗的模特兒旁邊,終於逮著家禽的雙爪。她趨前對著艾.哈基說:「『哈喇(註30)』,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凡是用手栽種的,就可以用手拔掉……站起來!沒有什麼值得讓你感到羞恥。」

「哈喇!」艾.哈基徬徨不知所措。他完全無法相信發生在他身上的這一切。從前,當男士們聚會,談到這類事情時,他總是把它當成笑話。今早,他徹底被自己打敗了。因為驚嚇過度,他變得完全無感。要如何面對這一切?他整夜沒睡,軀體與性趣脫鉤,神經和腦幹失聯。

註:
27. les baobabs:非洲特有的樹種,高大、壯碩、從果實、樹葉、樹皮到樹幹都可以被利用,生長快速,是非洲之寶。又名「猴麵包樹」。
28. Lâa – lahâa illa la !:拉—拉哈依拉拉,驚訝時的叫聲 。
29. Xula :即「不舉」之意。
30. Marabout :回教隱士、聖人、教長或驅魔術士,特別是在非洲,一些重要教長常被信眾崇拜、供養乃至膜拜。他們在宗教和政治方面都極有影響力。


image

作者森奔.烏斯曼 Sembene Ousmane (1923-2007) 西非塞內加爾人,漁夫之子。知名電影導演、作家,以筆和導演筒做為社會批判之聲。以法語寫作並出版多達十幾本作品,為非洲後殖民文學代表人物之一。除了寫作,更改編創作、執導,代表作如《匯票》(Mandabi)、《黑女孩》(La Noire de…)等,其中《黑女孩》為首部獲得國際電影大獎之非洲電影。烏斯曼之後電影作品多次獲得國際影展之肯定,並陸續受邀擔任評審。被喻為「非洲電影之父」。

作者:森奔.烏斯曼 

譯者:邱大環

美術設計:賴佳韋

類別:書系編目|觀望

出版:南方家園出版社

初版一刷:2013年12月

喜歡這本書的話,歡迎購買自用或推薦給朋友哦,購書連結:博客來



wowafrica阿非卡編輯部
wowAfrica阿非卡是你了解非洲、前進非洲的最佳平台。2014年於台灣成立,集結一群有志為台灣創立非洲資料庫的年輕人,自發性組成的非政府組織。我們希望透過多元的訊息與資訊讓大眾打破刻板印象,認識非洲的真實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