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償徵地是歷史糾錯還是政治牛肉?
Loading
2018.11.08

土地一直以來都與政治、社會和文化權力息息相關,再加上種族隔離讓土地所有權集中在少數人手中,歷史添加的情感因素後,讓土地改革始終是南非政治議程的重點。

避免惡性通膨發生

土地改革是南非《憲法》中關於財產權最具爭議的條款,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將其列為優先考慮的社會經濟補救辦法,打著「公共利益」的旗幟,積極推動《憲法》修正案。南非總統拉馬福薩也公開支持《憲法》修正案,允許無償徵用土地。執政黨的這份積極也可以解讀成是為了贏得下次選舉所做的努力,它讓很多人以為只要土地重新分配就能擺脫貧困輪迴。 

擁有土地所有權的少數人將土地留給了後代,其中有的人同意暴力和不平等所造成的歷史錯誤;但是面對射向自己的利箭,他們不禁想問:「為什麼得由我們付出代價?」 

無償徵收土地真能解決問題嗎?是否會引發更多的不平等呢? 

2000年時辛巴威政府無償、快速徵收白人農民的土地,交還給相對弱勢的群體,隨之而來的惡性通貨膨脹和糧食短缺成為辛巴威經濟衰退的助力之一。無償徵收土地這種作法能否實現收入平等還有待討論,但辛巴威例子說明了:它不能有效解決當前社會面臨的結構性問題。為了糾正土地主要掌握在少數族群手上的歷史錯誤,假如南非真的執行無償提供土地徵收,南非是否會步上辛巴威的後塵?不一定,南非是民主國家,如此大規模的土地改革沒辦法做到跟獨裁政府一樣快又狠,而且從辛巴威的結果來看,步調放慢點,考慮得再周全些會更好。

納米比亞也在進行土地改革

如今非洲最發達的國家南非經濟狀況不如往日美好,失業率持續攀升、政府債務水平上升、蘭特大跌、融資成本越來越高。執行無償徵收土地後該如何避免惡性通膨發生,而且不會對經濟、農業生產和糧食安全造成極大負面影響等等,這些都是南非政府必須要回答的問題。另外,南非政府還必須要做的就是配套措施,社會底層的人們不會因為突然獲得土地就從此翻轉階級,他們需要資本和教育。無論結果好壞,這項決定帶來的額外成本都得由全南非人承擔。

除了南非,納米比亞也在討論土地改革。藉由地方性土地諮詢會議及全國土地會議搜集民意,討論主題包括:祖傳土地歸還、買賣方式、城市土地改革及公有地商業化等。納米比亞政府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在2020年之前,將1500萬公頃的可耕地交還給在當地社會裡相對弱勢的族群。

面對殖民時期造成的不公平問題,及土地改革包含了政治、社會和經濟問題。納米比亞政府建立了一個很好的對話平台,讓政府與民眾一起思考、討論出最適合自己的解決辦法,值得大家借鏡。


本文於2018/10/16刊登於蘋果日報,原文連結:《國際蘋道》/非洲專欄

封面照片:Photo by Heiko Janowski on Unsplash



何佩佳
2014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第一次踏出國門、第一次在有限的預算下活過兩個月。雙腳踏在東非大陸的上,五官充分感受到多元文化的衝擊:阿拉伯、印度、亞裔、非裔等等,那一刻起對於人的認識沒了國界區分,開始用語言當作工具,研究異地文化歷史與生活科技,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