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外交官都發不起薪水,冰凍二十年的問題非一日能解
Loading
2018.04.25

據蘇丹國家媒體報導,2018年4月19日,蘇丹總統奧馬爾·巴希爾(Omar al-Bashir)解雇了外交部長易卜拉欣·甘杜尔(Ibrahim Ghandour)。後者曾多次公開表示,該國外交官已有幾個月沒有領到薪水。蘇丹經濟惡化,正在承受著嚴重的外匯短缺。

由於美國的長期制裁,蘇丹折損了大量的外來投資,原先由石油所支撐的外匯儲備和國家收入隨著蘇丹國家分裂和動盪一覺不振。2017年10月制裁解除以來,喀土穆(Khartoum)方面重點吸引投資。

非洲評論(Africa Review)3月5日報導,據目擊者證實据,蘇丹民眾與俄羅斯公司之間就喀土穆北部的一處金礦土地的所有權問題發生衝突,工人們聚集在喀土穆以北400公里處的工地,抗議2017年10月份蘇丹政府與俄羅斯公司米羅金礦(Miro Gold)之間達成礦權分配交易,這次事件造成1名男子死亡,5人受傷。

喀土穆吸引投資者的方式引起了廣泛的爭議,尤其貴重金屬的開採,往往以當地人為代價。政府對外來投資者的偏袒政策,引起了民眾的抗議與衝突。

image

(圖片來源:wikimedia)

自殺式的黄金開採

3月份蘇丹的抗議活動中,抗議主導者之一哈卜博·法拉赫(Al-Habob Farah)的去世引發了整個蘇丹的憤怒,礦山所在的尼羅河州因此局勢緊張。

死亡和抗議也引發了「誰擁有蘇丹自然資源」的争論。蘇丹作為非洲的赤貧國家,其2017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僅為1428美元,同期的通貨膨脹率為26.9%,經濟狀況惡化堪比正處於戰争中的叙利亞和葉門。

在國際上,喀土穆與開羅方面因蘇丹北部的哈萊布三角地帶豐富的礦產和石油資源而持續了長達數十年的糾紛。2016年1月以來,雙方的摩擦不斷加劇。在國内,蘇丹因豐富的資源所有權而引發的大規模衝突,導致經濟悲劇。

此外,土地糾紛是蘇丹歷史上常見的衝突因素。尼羅河進入乾旱期,游牧民族遷徙至肥沃的農耕區,與農民搶奪水資源,這種緊張局勢歷來是通過部落之間的談判解决。但是,近年來由於喀土穆政府不斷干涉地方部落關係的因素,尤其是在達佛問題上支持阿拉伯游牧民族捲入爭奪土地的部族戰爭,造成至少30萬人死亡、至少270萬人流離失所。

此次衝突也導致國際對蘇丹實施了長達20年的經濟制裁,儘管2017年10月華盛頓方面取消了制裁措施,但喀土穆仍被列入「國家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這使得蘇丹很難獲得國際貸款和援助。2017年3月,前財政部長巴德爾·埃爾丁·馬哈茂德(Badr Eldin Mahmoud)指出:20年的制裁使蘇丹的損失約450億美元。

喀土穆不得不依靠外部投資者,利用自然資源來增加其收入。2009年3月,蘇丹政府向中國、沙烏地阿拉伯、阿曼、阿聯酋和科威特等國家貸款修建馬拉維(Marawi)大壩,因政府和土地所有者之間的分歧而引發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導致水壩建造工程推遲。

2016年蘇丹生產了93噸黃金,2017年增產至107噸,使其成為繼南非和迦納之後非洲的第三大黃金生產國。儘管在土地和資源分配上有諸多分歧,但金礦開採為蘇丹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和政府經濟來源,在蘇丹有170家黃金礦業公司,喀土穆計畫在2018年提高產量,使其成為世界第九大生產國、非洲第二大生產國。

image

(儘管在土地和資源分配上有諸多分歧,但金礦開採為蘇丹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和政府經濟來源。/ 圖片來源:wikimedia)

政府參與土地掠奪

據中東之眼報導,在俄羅斯的米羅金礦公司進駐之前,蘇丹當地的礦業公司已經在該地有長達十年的開採歷史。喀土穆政府與米羅黃金公司簽署協議,驅逐本地開採公司,政府與地方之間關係持續惡化。瓦迪·奥賽迦勒(Wadi Alsingair)區的負責人穆罕默德坦言:

「政府與這些投資者簽訂的合約將給我們帶來巨大的損失。政府答應在(俄羅斯)公司開始工作之前補償我们,但當局已允许(俄羅斯)公司開始運作,當地的礦工反而被驅逐出該地區。」

「政府更關心外國投資者而不是其公民」。

蘇丹礦業部國務部長阿什雷克·默罕默德·塔赫拉(Oshiek Mohamed Tahir)回應稱:

「政府熱衷於保證公民的利益,但『在法律範圍内』。」

2017年4月,由總部位於美國的 Enough Project 發布的報告《真實的蘇丹國家》(Sudan’s Deep State: How Insiders Violently Privatized Sudan’s Wealth, and How to Respond By The Enough Project)中指出,該國的聯邦和地方精英以及武裝團體犯下「剝奪當地居民生存權的暴力行爲」。 此外,自2013年以來,南蘇丹遭受內戰的蹂躪,導致超過400萬人口流離失所,傷亡數萬人。

蘇丹第一民主團體(Sudan Democracy First Group,簡稱SDFG)報告稱,蘇丹石油、黃金和土地分配收入常常受到衝突的影響,喀土穆境内往往由私人團體控制石油、黄金和土地,政府通過腐敗或暴力去維持統治。政府和部落、土地占有者之間經常因土地爭奪而發生暴力衝突,死亡襲擊事件時有發生。政府正在利用法律來沒收小農、傳統所有者和游牧民族的土地,轉而支持投資者。政府過分關注石油、經濟型農業、私有化灌溉服務和種子供應,違背自然條件的農業模式正在逐步摧毁蘇丹的農業基礎。2017年蘇丹進口了200萬噸小麥。當地小麥產量僅為44.5萬噸。

蘇丹的精英正在利用國家的力量,與國際投資者聯手掠奪地方資源。石油和黄金的無節制開採導致經濟逐步惡化,政府為捍衛投資者而不惜與本地人發生衝突,利用國家的權力,包括改變法律在内的多重手段來沒收土地。社会轉型與國家和民眾之間的矛盾不可逆轉。黄金的開採和加工加重了蘇丹環境的破壞,危及農業生產和民眾健康。

image

(蘇丹政府為捍衛投資者而不惜與本地人發生衝突。/ 圖片來源:wikipedia)

惡性經濟循環

據路透社報導,2017年10月7日,美國解除了針對蘇丹的經濟制裁,包括貿易禁運和金融制裁。巴希爾總統曾因接待過賓拉登以及被國際刑事法庭指控在達佛地區犯有種族滅絕罪,而遭受長達20年的懲罰性經濟制裁。此次解除制裁是以蘇丹方面承諾斷絕與朝鲜之間的軍火往来、解决人道主義危機為條件的。

2011年,嚴重依賴進口的蘇丹遭受了制裁和南蘇丹分裂的影響,失去當時占其四分之三外匯來源的石油收入,奧馬爾總統失敗的政策更為蘇丹經濟造成了嚴重的損傷。自華盛頓取消經濟制裁以來,蘇丹鎊兌美元匯率暴跌。2018年1月,蘇丹的通貨膨脹率從12月份的32.15%躍升至52%以上。

據蘇丹國家通訊社SUNA報導,央行行長哈澤姆·阿卜杜勒·卡迪爾表示,取消制裁將使苏丹的銀行體系重新融入全球經濟,農業部长阿卜杜勒·拉蒂夫·阿吉米表示,蘇丹將逐步恢復匯率穩定和農業發展,但20年來被拖垮的經濟需要經過漫長的恢復期。

蘇丹平民正處於通貨膨脹與貨幣疲軟的經濟環境之下。蘇丹鎊兌美元疲軟,基本生活用品價格飆升,民眾生活成本不斷攀升,蘇丹的平均工資僅為每月200美元,其他基本日用品的成本也在過去幾個月大幅上漲。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敦促在貨幣浮動數周之後,使蘇丹鎊兌美元匯率由目前官方的6.7美元貶值至18美元。該組織還表示,蘇丹必須進行艱難的經濟改革,包括逐步取消小麥和燃料補貼。今年1月,蘇丹採取了一系列緊縮措施, 在2018年預算中的取消了麵粉等一些生活補貼項目,麵包價格翻漲,再次引發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本文章獲得中東研究通訊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ID請搜尋:MenaStudies。

参考資料:africa reviewMiddle East eye、 ReutersBBCMiddle East eyeenough projectdemocracy first group

1.“Sudan’s Deep State: How Insiders Violently Privatized Sudan’s Wealth, and How to Respond By The Enough Project”,Enough Project,April 2017,

2.Alshafia Khidir, “The Tribe and Politics in Sudan”, Review of African Political Economy, Vol. 23, No. 70, 1996,

封面照片:Photo by Joshua Earle on Unsplash



中東研究通訊
關注和發佈中東問題相關的研究成果,從歷史、文化、政治、宗教、經濟、語言的專業研究視野出發,扣緊熱點,提供對中東北非地區的深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