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和以色列關係升級的背後邏輯
Loading
2018.09.28

2018年2月19日,埃及私營公司Dolphinus Holdings宣布達成協議,在十年內從以色列進口價值150億美元的天然氣。該公司是最早利用2017年8月通過的新天然氣法律的公司之一,該法律結束了埃及利用國家電網儲存和交易天然氣的壟斷,這是旨在解決埃及持續天然氣短缺問題的一系列改革的一部分。

雖然有傳言稱,埃及為了積累外匯儲備,進口天然氣後可能會再出口到歐洲,但是從以色列進口的協議也表明了這兩個鄰國之間新生的經濟聯繫。埃及與以色列關係的變化將對埃及在巴勒斯坦和平進程中發揮其作為調解人的傳統角色的能力產生直接影響。

事實上,這不是埃及和以色列之間的第一個天然氣交易。 2005年,埃及內部需求下降,於是簽署了一項向以色列出口埃及天然氣的協議。但2012年埃及國內的能源危機以及叛亂分子在西奈多次襲擊出口管道導致埃及向以色列的天然氣出口中斷。2017年5月,瑞士一家仲裁法庭命令埃及因為毀約向以色列支付30億美元的罰款。外界普遍認為,以色列情報總局(GIS)在2005年天然氣協議中發揮了直接作用,他們外包建立以色列出口公司與埃方簽約。

因此,這次簽約引發了人們普遍猜測,簽署新天然氣協議的海豚集團是否也與以色列安全部門建立了聯繫。

此外,以色列貿易代表團於2016年4月首次訪問開羅,十年來首次討論可能擴大2004年12月簽署的合格化工業區( Qualifying Industrial Zone,QIZ)協議。雖然雙方沒有對QIZ協議進行更新,但這次訪問這是潛在經濟關係的另一個跡象。

埃及與以色列的安全合作

近年來,埃及與以色列的安全合作也在增長。據報導,以色列自2015年7月以來在西奈進行了100多次空襲,以支持埃及為應對半島不斷增加的叛亂所作的努力。埃及軍方否認他們批准了這些空襲。然而,2017年1月,一名以色列高級官員證實在西奈與埃及有密切合作,包括以色列迅速批准埃及軍方在那裡建立部隊的要求。

根據《戴維營協議》要求,埃及的這項舉動必須經過以色列的謹慎評估和批准。此外,2014年4月,部分由於以色列的壓力,美國取消了在2013年政變後暫停向埃及提供軍事援助,並交付了已經扣留的10架阿帕奇直升機,理由是需要保證埃及和以色列的安全。埃及對川普政府決定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的立場也反映了雙方日益增長的政治關係。儘管埃及起草了聯合國安理會決議,譴責美國的這一舉動,隨後遭到美國否決。

但以色列情報總局的一名成員在洩露的錄音帶中聽到,埃及政府指示一些電視節目主持人為遷館建立公眾支持,並說服他們的觀眾巴勒斯坦人應該接受拉馬拉作為他們未來的首都。

此外,埃及一直在推動恢復和平進程。 2017年9月,在聯合國的一次演講中,塞西總統呼籲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利用「歷史性」的機會實現和平。這重申了他在2016年5月宣布支持法國推動恢復和平進程的立場。在此期間,他表示願意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會談取得成功,並在巴勒斯坦問題得到解決後與以色列保持“更加友好”的關係。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公開歡迎塞西的這一立場。

根據《國土報》發表的一份報告,塞西、內塔尼亞胡和伊薩克·赫爾佐格(猶太復國主義聯盟的負責人和以色列議會反對派領導人)於2016年2月在開羅舉行秘密會議,討論推​​動和平談判的問題,包括建立一個能夠實現和平的以色列政府的可能性。

調解者角色轉變

然而,埃以兩國之間加強的安全合作以及天然氣協議擴大經濟聯繫的潛力,損害了埃及作為調解人的傳統角色。

更廣泛的地區變局加劇了這種情況,特別是沙烏地阿拉伯轉向將以色列視為與伊朗鬥爭的潛在盟友。正如美國現任國務卿蓬佩奧在2017年12月所說,沙烏地阿拉伯和以色列加強了打擊恐怖主義的軍事合作。

沙烏地阿拉伯也對購買以色列武器表現出了興趣,即坦克和導彈防禦系統。這種轉變使沙特-埃及-以色列關係與巴勒斯坦問題部分脫鉤,使阿拉伯國家能夠與以色列建立更密切的關係。然而,繼續佔領巴勒斯坦領土以及埃及和沙特對公眾強烈反對的恐懼阻礙了三國之間更密切的合作,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間外交關係可能正常化。

因此,這種合作的願望使解決巴勒斯坦問題變得更加緊迫。

這樣的地區戰略環境意味著,巴勒斯坦問題不太可能以滿足巴勒斯坦人最低要求的方式解決。例如,根據洩露的沙特計劃為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在2017年11月利雅得會議期間向阿巴斯提出的「兩國」解決方案中,巴勒斯坦人將放棄東耶路撒冷是他們未來首都,流亡難民的後代將不被允許返回故土,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的定居點仍然存在,未來的巴勒斯坦國將擁有一個主權有限且彼此不相連的領土。巴勒斯坦領導人幾乎不可能接受這些條件。

當前埃及的外交政策主要取決於該政府對國內政治穩定性的關注。因此,埃及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已變成,確保能夠幫助抑制可能的國內動亂或支持現政府的盟友。

沙烏地阿拉伯通過經濟援助和投資以及以色列通過在華盛頓的安全合作和遊說,幫助塞西鞏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然而,埃及外交政策目標的轉變實際上已經結束了它在任何潛在的和平進程中充當調解人的能力,從而使巴勒斯坦人本已嚴峻的地位更加惡化。


本文章獲得中東研究通訊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ID請搜尋:MenaStudies

封面照片來源:Photo by Helena Lopes on Unsplash



中東研究通訊
關注和發佈中東問題相關的研究成果,從歷史、文化、政治、宗教、經濟、語言的專業研究視野出發,扣緊熱點,提供對中東北非地區的深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