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安達的性別平等: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仍有漫漫長路要走
Loading
2020.02.03

盧安達(Rwanda)是位於東非一個內陸小國,面積大概只有台灣的七成,人口更只是台灣的一半左右。這個毫不起眼的小國,很多人對它的認識就只有1994年的盧旺達大屠殺。我有幸在這個國家生活和工作了兩年半,發覺它與大家對非洲一般國家的印象很不同,也特別欣賞它在追求性別平等上的進度。

盧安達在各項國際指標上有關性別平等的分數都頗高。相對地較多人已經知道的,是盧安達的國會內有超過60%的議員是女性,這是許多發達國家都達不到的數字。另外,盧安達有86%女性屬於勞動人口,香港也只不過50%不到,許多發達國家的這個數字也只是略高於50%。

當然,有多少女性屬於勞動人口並不能完全顯示出性別平等,因為這個數字並不反映女性是自願或是「被迫」勞動。

經歷過1994年的大屠殺後,能夠投入勞動工作的人數不夠,所以不論男女都需要工作,以維持家庭收入及對社會經濟重建出一分力。但有一點我認為盧安達的確做得不錯的,就是這裏的女性員工有三個月的有薪產假。香港的有薪產假三個月不夠,美國更加是世上唯一一個發達國家沒有法律保障女性放有薪產假!

在我們公司工作的女性所得到的待遇的確不差。一位美國同事領養了一名本地小孩,雖然她不用待產,但也享受到兩個月的產假。另外,經常有本地的女同事帶着嬰兒上班,在公眾場所餵奶也是非常正常和被接受的事情。有時候,媽媽們忙起來,便把小孩放在紙盒內,加一兩條毛巾就變成小孩當天的睡床。

(跟著媽媽來上班的小孩。/ 照片由作者提供)

一夫一妻制與一夫多妻制

一夫多妻制在一半以上的非洲國家仍然是合法的,就算在不合法的地方政府也不多加管制,法律形同虛設。

盧安達是在東非一區少有的一夫一妻制國家,可見它在兩性平等的議題上確是做得不錯。當然,一夫多妻制仍然是存在的,但大家都不敢提及此事,因為清楚知道這是犯法的。也有幾種情況下本地人會接受一夫多妻,例如:女性因為經濟能力問題而不介意與多人共事一夫,而換來安穩的生活和三餐溫飽;也有因為早年喪夫而改嫁給丈夫的兄弟,說不合法但也廣為身邊的人所接受。

但有一種情況我本人難以理解:「據說因為一家親的概念濃厚,在兄弟之間你的東西的是我的,我的東西也即是你的,萬萬想不到這也包括妻子」。即是說有時候哥哥會與弟弟的妻子睡,也有時候丈夫會與妻子的姐妹睡。這樣一來,如果兄弟兩人的妻子同時懷孕,除非做基因測試吧,根本沒可能知道誰才是孩子的爸爸。但既然是一家親,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反正全部表堂兄弟姊妹都當作親兄弟姊妹,反正都住在同一屋簷下,不用分那麼細。我身邊就有一位同事家裏有多位兄弟姊妹,但他也不清楚那一位是同母異父的,也不認為有需要找出真相。

在同事眼中這似乎並非性別不平等的問題,純粹是大家一家人不用分得太仔細。他們有他們的一家親,我有我在一旁充滿着黑人問號,感到匪夷所思。

女性地位低,希望下輩子當男人

我的盧安達朋友不算多,其中一位好友叫 Christa。她不算艷麗,但身材高高廋廋的,也散發著一股盧安達人少有的自信,後來知道她是幾年前的基加利小姐 (Miss Kigali),也難怪舉手投足都特別有韻味。(沒錯,非洲也有選美的!)她在首都基加利出生、長大,起碼算是這裡的中產階層。作為人生勝利組的成員之一,我估計她應該屬於盧安達性別平等運動中的受惠者,但沒想到她也不是特別喜歡當女性。

(出席 Christa(圖左)姐姐的婚禮,她們都穿著傳統伴娘服,我唯有挑一件稍為有非洲色彩的連身裙。/照片由作者提供)

「下輩子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當個男人。」Christa 帶着一點無奈,告訴我女性的地位沒有外人看來這麼高。

什麼國會女性議員比例高,什麼總統大力呼籲兩性平等,都是做給世界看的。在人民的日常生活和文化中,女性的地位依然非常低。連這位在首都生長的基加利小姐,都認為作為女性在這裏不及男性享受這麼多發表個人意見的自由。有主見和勇於發言的女性,總會被認為不夠和善,又或者意見不被認真接納。當然,這也不只是盧旺達的問題,相信全球普遍來說仍然對敢言敢做的女性有負面的印象。

在農村地區,教育指數和收入都比較低,女性的地位似乎也同樣的低。鄉郊的女性生活簡單,一般早婚,婚後亦會事事依從丈夫的意願。我們公司是以農民家庭為主要顧客,我們也知道想要說服一個家庭購買我們的種籽和肥料,大多數是要針對家中的成年男性作銷售,因為通常女性顧客都不會做最後的購買決定。

有一次到農民家中探訪,查問他們對我們的產品有何意見。自我介紹的時候,丈夫說自己是這個家庭的領導人,負責翻譯的同事說他是「the leader of the family」。雖然本身已經知道盧安達郊區的男性地位高於女性,但這位男士開門見山地說自己是家庭中的老細,依然令我覺得很驚訝。

訪談過程當中,一直都是老公在發言,老婆靜靜的坐在一旁。當我們交談到最後,來自肯亞的同事向那位老婆詢問她有什麼意見。這位來自肯亞中產階級的女同事似乎認為女性應該要有發言權。

這是因為肯亞與盧安達的女性地位不一樣,還是因為她是一個享有性別平等待遇的中產女性,所以很自然地認為要詢問女性的意見呢?我則是已經習慣了郊區的女性在盧安達都是聽從丈夫的,所以完全沒有打算要問那位女士的意見。此時,我開始想自己是否太過向本地的性別不平等的現象屈服了?結果也正如我所料,老婆所說的話基本上是簡短地重複丈夫的意見一遍。至於她事實上有沒有自己的意見,就不得而知了。

種種有關性別權力平衡的故事,讓我覺得盧安達雖然比起很多發展中國家更尊重女性,但仍然有一條漫長的路要走。即使在發達國家,也未必能完全做到性別平等;連北歐那些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也有兩性工資不等的情況出現。相比起女權問題,也許盧安達與其他非洲國家還有許多在整體人權上的工作需要改善。


編註:「老細」為粵語常用詞彙,意為老闆、老大、領導。

封面照片來源:Photo by Tyrell Charles on Unsplash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
歡迎以行動支持我們持續推出好文章喔!
小非象
香港人,在這個石屎森林土生土長的港女,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為世界做點什麼事。有一天終於鼓起勇氣,辭去香港某大國際公司的穩定工作,找到了一份在非洲的非牟利機構的工作。移居到東非小國盧旺達後,住在遠離塵囂的小村落,為低收入的農民家庭提供高素質的農業產品及服務。現時正在東非另一國家烏干達生活和工作,工餘時間繼續寫作、為跑馬拉松作準備、探索首都坎培拉、週末下午在家裏的陽台喝一口自家種植的花茶,看本好書。 臉書專頁:小非象 | www.facebook.com/lafelleph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