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抗議和政府內鬥愈演愈烈,阿爾及利亞處於崩潰邊緣?
Loading
2019.04.18

阿爾及利亞統治階級們正在錯過一個豹子時刻。

《豹》,這部朱塞佩·托馬西·迪·蘭佩杜薩的傑作,已成為政治科學的重要理念,表達了掌權者必須改變才能緊握政權的內在理念。在這本書中,老男爵法布里契奧譴責他的侄子唐克雷迪加入了革命將軍加里波第的軍隊,推翻了他們所屬的統治階級。唐克雷迪卻反駁說「如果我們希望一切都保持原樣,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必須改變。」他不得不以指揮者的身份加入革命力量,以便在新的精英體系中保持他們家族的權力。

image

(朱塞佩·托馬西·迪·蘭佩杜薩的著作《豹》 /photo source: amazon)

阿爾及利亞的精英階層與老男爵的情況相同,被稱為阿爾及利亞人中的權貴。它數十年來對民族解放陣線(FLN)和獨立戰爭的忠誠承諾,以及以另一種方式對上世紀90年代內戰中反對伊斯蘭主義者鬥爭的價值觀的堅守,在絕大多數年輕人的耳裡聽來都是空洞的,而現在這些年輕人佔阿爾及利亞人口的 60%。

這體現於2011年的示威活動,示威者不只是希望得到對憲法以及國家治理方式改革的承諾。最後幾天的示威蔓延全國,昭示著這群示威者並不相信統治階級的陳腐論點。 

阿爾及利亞作為非洲地理面積最大的國家、非洲大陸最大的軍費開支國,無疑在維護附近地區和地中海的穩定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然而,國內統治階級與民眾之間、統治階級之間的緊張局勢,至少在長期內構成了一場災難。阿爾及利亞的經濟實力使其成為該地區的巨頭,然而,政權卻成為巨人的黏土腳。阿爾及利亞在過去幾年中經歷了大量的抗議活動,但統治階級卻貶低它們,或將其描述為具有狹隘性質的偽裝——來自教師和醫生等這些特定職業人士、要求提高薪酬和福利的抗議。

image

( 阿爾及利亞位於圖中國土範圍以紅線圈出之地。/photo source: google map)

近期示威活動的組成部分及其訴求的分析結果清楚地表明,與過去幾年相反,走上街頭的人有非常具體的政治訴求,包括不參加阿卜杜勒·阿齊茲·布特弗利卡的競選活動以及暗中改變這一制度。

為了對抗最新的示威活動,統治階級與其他曾經歷大規模抗議的阿拉伯國家一樣,在國內許多地方關閉了互聯網。毫無疑問,將所有抗議都歸為無意義的訴求、強調它們只是一小部分人經濟改革的要求的做法,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寡頭政治的政府中存在明顯的內部動盪,掌權者內部正在發生的事情十分令人悲觀。 2018年,軍隊和安全部隊中的高級將領等被逮捕和解僱的次數空前增多。一般來說,很少有人在4月份總統選舉將至的時候得罪軍隊。這回解僱軍方人員的數量,在阿爾及利亞的並不是史無前例的。

但解僱這般數量高級官員的比率增加表明,在最高統治階層,總統和他的個人圈子中,權力更加高度集中。選舉之前的所有這些動作揭示了統治階層試圖隱藏的事實:統治階級內部關係存在深層破裂。

在這一點上,西方國家提出了一個可能被認為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阿爾及利亞是否處於崩潰的邊緣?」 

在處理像今天阿爾及利亞這樣的複雜現實問題時,預測走勢顯然很困難。但是,這種緊密的權力結構,及其改革的不可能性會催生很多悲觀情緒。精英們無法就接替患病的布特弗利卡總統的人選達成一致,這一事實尤其令人不安。如果他們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互相爭鬥,而不是關注大部分群眾的不滿情緒以及不斷加劇的緊張局勢,他們可能將會面臨一個重大的驚喜。通過引用在「20世紀90年代的內戰大屠殺和流血事件之後人民不願鬥爭」這個觀點來反駁引起政權大規模反抗的可能性,是無效的。事實上,很大一部分青年人出生在那十年,他們年紀太小,無法記住任何事情。然而,他們完全了解目前的情況,他們中大多數人都不喜歡它。

image

(Photo by sasan rashtipour on Unsplash)

除了加劇緊張局勢以及人們對布特弗利卡頑固立場的不耐煩之外,政府處理重大抗議的能力也受到了一定限制。儘管石油收益增加,但2014年油價暴跌使阿爾及利亞的外匯儲備在2018年減少了近50%,甚至回到了2006年的水平。為應對財政困難,阿爾及利亞通過暫時禁止進口,凍結公共招聘和發展項目以及採取措施鼓勵減少能源開支來削減支出。

然而,即使在2014年之後的金融現狀中,阿爾及利亞的統治階級也一直不願意將石油部門開放給更多的國際投資者,與此同時卻沒有努力減少對能源利潤的依賴。這兩個因素都削弱了依賴於政府權威運作的現金槓桿。

2018年特別是在首都以外的地方,經常出現地區性的抗議微型活動和罷工,這些都不斷增加對政權的壓力。 即將到來的4月大選,以及布特弗利卡從瑞士回國(他正在瑞士接受常規醫療護理),都是阿爾及利亞政府棺材上的最後一顆釘子。與布特弗利卡關係更密切的組織聲稱,一旦布特弗利卡通過這種新的合法方式重新當選,精英階層將認真進行經濟和政治改革,這一說法並沒有在人民中引起積極的反應。

這不僅是因為這一承諾在整個體系的每一次變革中都被重複(2011年、2013年、2015年和2017年),而且阿爾及利亞今年2月的示威活動清楚地表明,至少部分民眾不相信這種說法。他們要求取消布特弗利卡的候選資格,尋找能夠堅定實施改革的人。如果示威活動繼續下去,毫無疑問統治階級將使用暴力鎮壓。在這種情況下,示威者的反應還有待觀察。盼望統治階級在短時間內從根本上將製度改變為更多元化和包容性的製度,甚至可以描述成一種妄想。

簡單地說,阿爾及利亞正朝著它的阿拉伯兄弟的方向前進:走向充滿混亂,叛亂,法治混亂,以及暴力抵抗的道路,甚至走向「阿拉伯之冬」。但是,也不可能忽視阿爾及利亞統治階級走向自我毀滅的跡象。


本文章獲得中東研究通訊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ID請搜尋:MenaStudies。

封面照片來源:Photo by Francisco Gonzalez on Unsplash



中東研究通訊
關注和發佈中東問題相關的研究成果,從歷史、文化、政治、宗教、經濟、語言的專業研究視野出發,扣緊熱點,提供對中東北非地區的深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