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布斷交的現場觀察:身處混亂時代,小人物的手足無措
Loading
2019.10.23

2018年5月24日,臺灣與友邦布吉納法索近二十五年邦誼劃下句點,消息來得,太過突然,沒有人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來自布吉納法索的 Alexis Tapsoba(以下簡稱 Alexis)是 2018年畢業於國立屏東科技大學的碩士生之一,目前已學成歸國。他擁有農業與工程專業,致力於將科學帶進農業,扭轉困境、對抗天災。對自己未來規劃是再工作幾年然後出來創業,創立一間專門提供農業訓練和農業資訊的公司。他還希望開設一所農業學校,讓有需要人能夠去那裡短期進修,並將知識帶回農田裡應用。斷交那年 Alexis Tapsoba 正好完成學業、準備回國,免受斷交影響學習進度。在畢業典禮現場,他開心拿著碩士畢業證書與同學、同胞合影;鏡頭之外,Alexis 的學弟妹和其他尚在努力拚畢業的同學則在收拾包袱,準備前往中國繼續唸書。由於臺布斷交,臺灣政府宣布中斷獎學金,此時中國政府提供獎學金,對於需要經濟資助才能安心求學的布吉納法索學生如同救命稻草。

我請 Alexis 回想並分享斷交之後,他在臺、布兩邊及布吉納法索學生社群裡的所見所聞。

「斷交前,關於臺布兩國邦誼一直有可能會斷交風聲傳出,像是有更大的勢力希望這段關係終止。當斷交消息出來的時候,我們也愣住了。斷交之後,所有人都在擔心會有壞事發生。我的家人心情是既焦慮又擔心,主要是關於我的學業和後續處理問題,他們打電話給我詢問近況,因為他們不曉得斷交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所以我花了一些時間讓他們放心。我可以理解因為地理距離和寥寥可幾的資訊讓他們的擔心加倍了,不過他們有嘗試理解情況,讓自己不要過度擔心。

就個人而言,我認為自己準備好面對了,我跟同時期去臺灣唸書的同學都也很幸運剛好完成學業,準備在當年度畢業。我本來想申請博班,我的指導教授也很支持我。但是斷交讓我猶豫了,原因在於我是在職進修的公務人員,少了單位支持,我無法繼續學業。學校和老師們都在第一時間給予我們很多鼓勵、關心,還有提供協助,例如找尋其他獎學金資訊,幫助我們繼續完成學業。

斷交對我造成最大的影響就是不能繼續深造;然而,對於才開始第一或第二年在臺求學的大學學生,還有剛到臺灣進行技職訓練的實習同學,斷交對他們的影響甚大。由於他們的學程是包含海外實習的,實習沒成,學生不曉得自己該怎麼辦。後來我們這些學生們透過布吉納法索在臺僑委會,以組織身份向官方要求提供兩國人力合作計畫的後續行政作業及更多訊息,還有要求官方提供學生安心求學的幫助。

由於本身經濟能力比較困難,有些學生在沒有獎學金的情況下實在無法繼續唸書,他們接受了中國獎學金。雖然有了獎學金,但是終究是換個環境,等待他們的挑戰也不少,至少不必中斷學業。另一方面有些學生選擇留在臺灣繼續念書,因為他們找到了解決辦法,或是早就已經可以透過工作收入支持自己未來進修計畫的開銷。」

image

(對於經濟方面需要協助的學生而言,中國獎學金如及時雨。/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身處混亂時代,小人物的手足無措

我接著詢問 Alexis ,關於到中國繼續求學的布吉那法索學生,他們對臺布斷交的想法。他表示大致可以分兩派想法,第一派是悲觀,認為斷交對學生影響太大;第二派是樂觀。綜觀其它與中國建交的非洲國家,它們在很多方面例如教育、商業、基礎建設等等得到很多支持。基於這個可見結果,他們認為斷交對國家未來發展是有益的。

當中、臺、布三國政府都還未針對斷交一事多做說明與動作,身處混亂時代在臺的布吉納法索學生倍感手足無措。此時布吉納法索在臺僑委會將學生的情況與訴求投書布吉納法索國媒體,要求布國政府提供協助。Alexis 認為那篇文章讓布國政府加速行政流程,協助學生撥開雲霧、看見下一步該怎麼走。

「政府代表和大使館籌辦了一場會議,給予在臺的布吉納法索人更多資訊。當時官方問我們想要在中國繼續學業,還是留在臺灣?

當時我覺得對於學生而言,最好的做法是到中國繼續學業,因為兩國沒有邦交了,沒人知道獎學金是否會繼續發放;再者,這些朋友在臺灣遇到意外需要幫助時,因為沒有一個我國官方單位駐點臺灣提供協助,他們會求助無門。我給予同儕的意見是:『如果臺灣政府或大學願意提供幫助,留下來當然沒問題;但千萬不要什麼經濟支持都沒有,就一股腦說要留下來。你也心知肚明沒有獎學金,就無法在臺灣繼續生活跟求學的。』

當時我還在臺灣,我看著臺灣媒體問了很多關於臺灣政府未來會怎麼做,以及臺布關係將會如何變化等等問題;我還看到某個政府官員下台了。與此同時,我也從媒體得知中國會全面接手臺布之間的交流計畫。事實是殘酷的,突然間你被迫停止學業,突然間你要去一個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念書。不過在臺布邦誼尚存之時,已經有布國學生在中國唸書了。他們給予在臺灣等待的布國人很多實用資訊,例如生活、學校、交流計畫等等。

有些學生遇到最大的問題不是獎學金,而是自己想要學習的專業學程在中國沒有提供合適的他們的;另一個困難是語言,有些人找到了相同的專業學程,但是授課語言是中文,所以不能選。遇到這些學程問題的人,他們的解決方式就是改選其他學程。

我覺得斷交當時在臺灣感到迷惘或錯愕的不只有布國學生,還有很關心學生的大學和教授,他們幫助學生找辦法,安心留在臺灣繼續求學。我知道身邊有些人就是在這樣的幫助下,找到辦法留下來的。」

我詢問 Alexis 是否跟去中國唸書的布吉納法索朋友們還有聯繫?他們對那裡的學習環境有什麼想法?Alexis 表示自己有大約五到七位朋友在中國唸書,其中有些是在屏科大認識的,分別攻讀不同學程,有學士、碩士也有博士。這些朋友覺得跟臺灣相比,中國的生活消費比較低,有些產品售價頗便宜。比較困擾的是因為有些學程僅以中文授課,所以他們必須學習中文。

「但是因為它們才剛過去不久,所以對於學習環境和制度,暫且還沒有太多想法可以分享。在我看來,我覺得在中國的他們好像更用功唸書了,或許是因為環境比較競爭的關係,讓他們覺得自己必須要比以前還要更努力才行。他們當中有些人很積極在建立人脈網路,同時希望能趕快畢業,因為他們想趕快創業、賺錢。」

image

(Photo by NESA by Makers on Unsplash)

臺灣對布吉納法索的外交政策

「我自己的觀察是臺灣給予布吉納法索非常多支持,特別是人力資源的培訓更是不在話下,但是在國際合作如貿易方面相較之下就顯得弱很多。不只是布吉納法索的商人,全世界的商人都在跟中國做生意,因為比較容易和貨物便宜。

我認為後來臺灣政府有發現自己對布吉納法索的外交政策,放太多資源在單一項目上,所以臺灣後來開始將部分資源改放到商業政策上。例如為了促進臺、布兩國貿易往來,邀請臺灣廠商到布吉納法索參展,目的是了解布吉納法索市場,甚至是以布吉納法索為中心輻射擴散到鄰近西非地區的商情。例如:2017年的第四屆非洲國際紡織展、2018年的西非地區商務論壇暨貿洽會 Africallia。

另外,從我過去在農業部工作所觀察到的臺、布貿易關係,確實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例如:布吉納法索其中一項主力農產品芝麻,臺灣雖然對芝麻的需求很大,但是從布吉納法索進口的芝麻量很少。中國和日本這兩國從布吉納法索進口的芝麻量還比臺灣大。

邦誼尚存時,臺灣是布吉納法索的農業技術發展夥伴。但是,為什麼臺灣在布吉納法索投資了很多政府項目、農業、人力培訓等項目之後,從中回收的利益或消費的產品這麼少?我認為臺灣政府發現到貿易關係薄弱並開始著手修復,這樣很好。但是為時已晚,而且力道與作法不夠有力。

針對以外交政策給予商業發展的支持太少這點,我跟幾個好朋友有以此進行討論。我們的結論是臺、布貿易關係如果得到官方支持而更加緊密,是有益於兩國關係邁向健全的雙贏,而非過往的單向給予和報酬率低。但是就世界趨勢和規模來看,無論是哪個國家跟中國有貿易往來,論其金額與數量都會比跟臺灣貿易要來得多。

在這個討論之下,究竟該如何讓小蝦米戰勝大鯨魚呢?我不知道答案。

在我觀察到的其他實際案例裡,我發現很多國家無論與臺灣有無正式的外交關係存在,它們都在跟臺灣有生意往來。我們之間絕對可以繼續保持生意往來,甚至是技術、知識、人力資源等方面的交流都可以。或許這些動作無益於短時間內重建臺布邦誼,至少讓這段友誼透過另外一種方式繼續走下去。」


封面照片來源:Photo by Cole Keister on Unsplash



何佩佳
2014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第一次踏出國門、第一次在有限的預算下活過兩個月。雙腳踏在東非大陸的上,五官充分感受到多元文化的衝擊:阿拉伯、印度、亞裔、非裔等等,那一刻起對於人的認識沒了國界區分,開始用語言當作工具,研究異地文化歷史與生活科技,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