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2017年度大事總結系列:利比亞「抱歉,我不太好」
Loading
2018.01.24

穆安瑪爾·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政權被推翻已過六年,但利比亞(Libya)現狀堪憂。恐怖主義氾濫、政治動盪等舊問題尚未得到解决,非法移民滯留和武器走私猖獗等新問題層出不窮,利比亞整體陷入停滯狀態。

政局動盪,和解受阻

自2011年格達費政權被推翻以來,利比亞政局持續動盪。2015年12月17日,在聯合國斡旋下,利比亞兩個對立議會的部分代表和一些参與利比亞政治對話的獨立人士在摩洛哥城市斯希拉特(Skhirat)簽署了《利比亞政治協議》。

根據該協議,在利比亞政治對話中產生的九人總理委員會坦承新組建的民族團結政府工作,由法耶兹·薩拉杰領導。協議指出,新的民族團結政府應立即著手解决利比亞當前面臨的打擊恐怖主義威脅、改革和建立政府機構、恢复和刺激經濟發展以及控制非法移民等一系列緊迫問題。由國際社會承認的位於東部城市托布鲁克(Tobruk)的國民代表大會則成為利比亞的議會。

此外,還將新成立國家委員會作為新政府的諮詢機構。此後,雙方展開多次談判,然而談判無果而終,利比亞民眾對此十分失望。2017年3月,國民代表大會宣布民族團結政府非法,利比亞政治和解進程再次受阻。

2017年9月,聯合國秘書長利比亞問題特别代表加桑·薩拉姆提出對《利比亞政治協議》12條有爭議的條款進行修訂,包括利比亞行政權力機構構成、總統和總理產生方式、國家軍隊指揮權歸屬等。2017年10月以來,最高國家委員會和國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團在突尼西亞就行動計畫第一步進行了兩輪談判,談判結束後雙方分别就該修訂方案進行投票。

然而,2017年11月22日,利比亞最高國家委員會投票否决了聯合國提出的修訂《利比亞政治協議》有爭議條款方案,利比亞政治和解再次陷入僵局。2017年12月,哈夫塔爾將軍在電視演說中宣布「聯合國斡旋的利比亞政治協議及其機構無效」,因爲該協議一年的時限已到且按規定已經續簽一次。

在新的一年裡選舉是利比亞的頭等大事。利比亞最高國家選舉委員會主席伊馬德·薩耶赫12月24日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說,利比亞總統和議會選舉將於2018年9月30日之前舉行。當前,選民登記正在有序進行,目前已有约100萬人登記,登記的人數還在增加。所有利比亞公民都能参加這次大選,包括格達費政權支持者和官員,格達費的兒子也將参選。

哈夫塔爾是最重要的候選人之一,他希望部落民兵團體和薩拉菲團體的合併的利比亞國民軍能夠對該國進行政治控制。他的支持者是大多是既得利益者,他們希望日後能控制重要的政治、經濟、安全部門。在國際上,哈夫塔爾得到了地區權力掮客的支持,如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埃及,他們傾向地區維持現狀,支持不會威脅他們自己統治的政府。

image

(利比亞位在上圖紅色標示之處。/圖片來源:wikimedia

反恐任務艱鉅

利比亞地處北非,北部與歐洲和東部與叙利亞等西亞國家連通方便,易於伊斯蘭國等武装分子在這些國家間的轉移,同時利比亞的分裂割和社會失序狀態的持續,為極端組織和犯罪團體提供了據點,特别是利比亞與阿爾及利亞交界的沙漠地帶一直是恐怖分子的藏匿點。當前利比亞國內法律缺失、社会失序,一些極端組織利用這一形勢紛紛謀求立足之地,並將所占領土當作向更廣泛地區展開軍事行動基地。因此,利比亞的反恐任務艱巨,形勢嚴峻。

2016年年底,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下數武裝和地方武裝組織攻佔了伊斯蘭國在利比亞的重要據點蘇爾特(Sirte)。2017年7月,利比亞國民軍宣布解放班加西,清除了包括伊斯蘭國在内多個極端武裝力量。之後,伊斯蘭國利比亞分支退守南部沙漠地帶,且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遭到重創,但它的影響在地區内許多角落仍然存在。

伊斯蘭國在利比亞的分支雖然無力攻占大城市,但他們拒絕承認失敗,其殘餘力量在利比亞南部山區等地設立臨時據點,意欲隨時發動襲擊,其威脅也不容忽視。2017年12月,潰敗的伊斯蘭國兩次襲擊利比亞,釋放危險信號。月初伊斯蘭國利比亞分支在第三大城市米蘇拉塔(Misurata)發起的自殺式炸彈襲擊中,四名安全人員死亡,二十一名安全人員受傷。12月25日,伊斯蘭國襲擊了東部武裝力量國民軍的一个檢查站。

另外,伊斯蘭國利比亞分支可能對南部鄰國蘇丹、查德、尼日進行滲透。在叙利亞和伊拉克作戰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成員中,大約三萬人是外國武裝分子,其中多達六千人來自埃及、利比亞等非洲国家,利比亞需應對回流武裝分子的安全威脅。

國內難民、非法移民、奴隸貿易問題凸顯

利比亞國內流離失所人口增加。根據利比亞當地時間1月1日發佈的年度報告稱利比亞在2017年因暴力事件共造成433人死亡,受暴力事件影響,利比亞目前有350萬人的生活條件得不到保障,近40萬人無家可歸。遇害的433人中,包括79名兒童和10名婦女。

同時,利比亞全年還有143人遭受非法拘留,186人被绑架,另有34起針對記者和維權人士的威脅、拘禁及虐待案件,15起針對醫院和其他衛生設備的襲擊事件。報告顯示,2017年利比亞境内共發生201起非法處決事件,並有157名平民在班加西、蘇爾特和德爾納等地的爆炸事件中身亡。利比亞人權委員會稱,由於政治分裂、經濟狀況惡化和武裝衝突升級等原因,2018年利比亞的危機狀況將持續惡化。

利比亞一直是來自非洲、中東的非法移民偷渡到歐洲的跳板,近年來非法移民問題凸顯。2017年11月中旬,美國媒體一則有關滯留在利比亞的非法移民被當成奴隸販賣的報導,再次將該國非法移民問題放在聚光燈下。2011年利比亞政局動盪後,邊境管控形同虚設,從撒哈拉沙漠以南貧窮的非洲國家和戰亂的中東國家湧向利比亞的非法移民人數遽增。其中除少数人成功偷渡到歐洲國家外,許多人葬身大海,還有更多非法移民滯留在利比亞境内。為阻止非法移民進入歐洲,歐洲國家近年來已經採取了多項措施。

2017年年7月,歐盟出台了禁止向利比亞出口橡皮艇和懸掛式發動機的政策。這些限制措施,一方面增加了非法移民偷渡到歐洲的難度,另一方面也使得利比亞不得不承受非法移民滯留所帶來的各種安全和社會問題。2017年10月初,國際移民組織加大了對利比亞有意回返移民的援助,大約一萬多名移民返回了家園,這些移民主要來自在奈及利亞、甘比亞、幾內亞和馬利。

2017年11月19日,利比亞政府正式表示將介入調查奴隸貿易。CNN調查發現,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附近存在至少九個奴隸拍賣點,被販賣的人口大多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每年有成千上萬名難民和移民湧向利比亞邊境,但隨著近期利比亞海岸警衛隊開始打擊非法移民船隻,很多移民者被人口販子控制。當他们花光所有積蓄又欠下債務,只能成為奴隸,被主人低價出售抵債。然而被剝削之後,很多人又被以「勞動量不足以抵債」為由再次轉賣。除此之外,人口販子還聯繫一些移民的家人,向他們索要贖金。除此之外,利比亞毒品、武器的走私激增。特别是該國西部地區的走私活動不斷對歐洲南部邊境施加壓力。

2018年1月5日,國際移民組織表示,國際移民組織利比亞特派團日前完成了今年的首次包機直航,協助142名難民從利比亞返回甘比亞。

經濟狀況好轉,財政赤字下降

2011年格達費政權被推翻後,利比亞政局陷入分裂和動盪,經濟遭遇危機,人民生活受到很大影響。利比亞經濟困難的主要原因是政局動盪,輸油管道被武裝分子切斷、油田被武裝分子占領,導致石油產量銳減。利比亞是非洲石油儲量最多的國家,石油產業是利比亞的經濟支柱,石油收入是利比亞財政的主要收入来源。

2017年年初以來逐步恢復,利比亞石油產量逐步恢復。儘管現在利比亞石油產量大幅回升,但生產經營活動並不穩定。石油產量回升不能解决利比亞目前的經濟危機,振興經濟、增加就業才能解决目前的問題。根據央行報告,2017年利比亞石油總收入達140億美元,遠遠高於2016年的48億美元。位於的黎波里的西部央行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掌管著利比亞的石油收入。

位於的黎波里的利比亞西部央行日前發布報告稱,與2016年相比,2017年利比亞財政赤字下降了48%。2017年利比亞財政收入為270億利比亞第納爾(1美元約合1.35利比亞第納爾),財政支出為378億第納爾,財政赤字為108億第納爾,比2016年下降了48%。而截至去年年底,利比亞財政公共債務已累計達720億第納爾。

利比亞政治和解之難是恐怖主義存續的土壤,恐怖主義和極端組織肆虐、非法移民、武器和毒品走私加劇了社會動盪,這些因素的疊加和相互作用使利比亞陷入了惡性循環。未来幾年,加強與國際社會的反恐合作、盡快實現政治和解與推進選舉、振興經濟,有效解决民生問題是利比亞的唯一出路。


本文章獲得中東研究通訊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ID請搜尋:MenaStudies

封面照片:wikipedia



中東研究通訊
關注和發佈中東問題相關的研究成果,從歷史、文化、政治、宗教、經濟、語言的專業研究視野出發,扣緊熱點,提供對中東北非地區的深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