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媒體正在改變非洲
Loading
2018.07.30

非洲未來的網路普及率將會不斷提高,網路用戶數也會只升不降。隨著基礎建設逐漸健全、上網成本下降、低價智能手機普及等因素影響,非洲上網人數已突破4億5000萬,佔非洲13億人口的35%。

臉書與推特是最受非洲人歡迎的兩大社群媒體,臉書在非洲用戶人數早已突破1億7000萬。社群媒體之所以受歡迎,在於它能給人們的生活帶進許多娛樂、便利;對非洲領導人而言,它是打造個人形象、宣傳政令的最佳利器。但是,社群媒體也不是人人都愛,對某些專制的領導人而言,它是能協助人民推翻極權的潛在威脅。

利用社群媒體建立形象

在專業公關團隊的操作之下,非洲領導人的正面形象藉著社群媒體散播到各地,不僅養出了一票死忠的支持者,好形象也直接影響了外界及媒體對其國家的觀感與評價。

有能力帶領國家向上發展的盧安達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正是最佳範例,他曾說過身為一名現代政治家,社交媒體是支持民主和發展的方式。他的公關團隊在推特、臉書、instagram、Flickr 建立帳戶,打造總統勤政愛民、治國有方的好形象,在社群媒體的協助之下,成功讓總統卡加梅與民眾之間的距離縮小。好人氣、好形象甚至間接幫助了已經執政17年的總統卡加梅,在去年的盧安達總統大選順利連任,獲得98%的超高得票率。

另外,透過社群媒體,盧安達政府能夠很輕易且快速的宣傳新政;盧安達人民也能將自己的意見或批評直接向負責單位傳達。

立法讓社群媒體閉嘴

隨著低頭族的人數逐漸提升,直接促進越來越多非洲內容創作者誕生,他們也樂得突破既有限制,利用社群媒體開創生財管道。但是,坦尚尼亞政府希望針對社群媒體上日益蓬勃的交易進行監管和徵稅,今年3月生效的《2018年電子和郵政通訊條例 》就讓一票坦尚尼亞內容創作者抱怨連連。

新法規定,凡是透過 Blogs、Podcasts 或 Videos 等形式發表的內容創作者和部落客,需在6月15日前向坦尚尼亞通訊管理局申請營業執照。通過申請後需再繳交初始許可費與年度許可費,3筆費用加總起來約為新台幣2萬8217元,未遵守新規的人將依法罰款新台幣6萬7317元或監禁一年。

對於多數的內容創作者來說,政府的新規幾乎是掐死了人家的咽喉,近乎窒息。

無國界記者組織就批評新規扼殺坦尚尼亞的內容創作生態圈,也有一派聲浪認為這是總統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在打壓異議和言論自由。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坦尚尼亞政府回應新規有助於制止國內社群媒體道德敗壞的問題,還能解決激進言論、網路犯罪、網路霸凌和色情內容。

給予每個人發表意見的舞台

社群媒體給予每個人發表意見的舞台,光是這點就足以對非洲產生極大的影響力。當世界跟非洲的溝通方式改變了,話語權不再掌握在他人手中,自己的故事終於可以自己說了。那麼非洲人或非洲國家想要扭轉國家形象或尋求世界關注,例如喀麥隆的#BringBackOurInternet,便不再像登天般困難囉。


封面照片:Photo by William Iven on Unsplash

本文同時刊登於蘋果日報,原文連結:《國際蘋道》/非洲專欄



何佩佳
2014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第一次踏出國門、第一次在有限的預算下活過兩個月。雙腳踏在東非大陸的上,五官充分感受到多元文化的衝擊:阿拉伯、印度、亞裔、非裔等等,那一刻起對於人的認識沒了國界區分,開始用語言當作工具,研究異地文化歷史與生活科技,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