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總理阿比獲諾貝爾和平獎,等待他的還有許多懸而未決的難題
Loading
2019.10.11

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揭曉,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 Ali)獲得殊榮,得獎理由是他為和平及國際合作所做的努力,特別是他減少與鄰國厄利垂亞的邊界衝突而採取的果斷舉措。

自2018年4月當選以來,總理阿比除了解凍衣厄關係之外,他也積極在地區爭端中進行調解,例如肯亞與索馬利亞的海洋領土糾紛、蘇丹和南蘇丹的和平談判。那麼衣索比亞跟厄利垂亞的衝突又是怎麼回事呢?1993年厄利垂亞從衣索比亞分裂出來,5年後雙方軍隊在邊界武力相見,這場戰事直到2000年衣厄兩國簽署和平協議才結束,烽火無情造成了七萬人死亡。儘管有一紙協議,但是兩國關係並未由暗轉明。後來直至海灣國家介入斡旋,2018年厄利垂亞總統伊薩亞斯(Isaias Afwerki)和衣索比亞總理阿比簽署新和平協議,這段超級冰凍的外交關係才終於解凍。

冰凍的關係如何增溫?

在衣厄兩國的和平進程上,2018年6月28日厄利垂亞高級代表團到訪衣索比亞(Ethiopia),7月9日兩國恢復航空服務,當週一架從衣索比亞首都亞迪斯亞貝巴(Addis Ababa)起飛的飛機,經過六十分鐘飛行,平安降落在厄利垂亞首都阿斯馬拉 (Asmara)。兩國人民歡喜地慶祝這歷史性的一刻。剎時,社群網路上出現許多溫馨的照片,照片裡的人物都是因為戰爭而被迫跟家人和朋友分離,多年後再次相見他們相擁而泣、互道思念之情。過去由於冰凍的外交關係讓兩國終止它們之間的空中與公路交通,人們如果想從衣索比亞去厄利垂亞,必須到鄰國如蘇丹、埃及、沙烏地阿拉伯轉機。衣索比亞航空宣佈兩國首都恢復直航,

7月16日,厄利垂亞於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重新開設大使館。衣索比亞電視台播放了厄國總統伊薩亞斯飛抵衣國首都,參加使館的啟用暨升旗典禮。當時厄國新聞部長梅斯克爾(Yemane Meskel)發了一條推特,他寫道兩國在建立和平與友誼的重要時刻,又達成一個里程碑。

最後是厄利垂亞的港口使用權。當厄國從衣國分裂出來後,後者正式成為內陸國。兩國斷交後,衣索比亞進出口貿易的主幹道之一被切斷了,它轉向使用政治環境安全穩定的鄰國吉布地。衣索比亞進口貨物大約有 95%通過吉布地過境,因其創造出超過10億美元的年利潤也成為了吉國政府主要收入來源。現在,隨著厄利垂亞允許衣索比亞使用其港口開展對外貿易,衣國在港口選擇上更有彈性了。

總而言之,對於衣厄兩國來說和解後邊境問題、進出口業務與其他產業開發等方面,合作前景將為兩國提供絕佳的雙贏機會。

image

(上圖左為厄利垂亞總統伊薩亞斯,上圖右為衣索比亞總理阿比。/ photo source: wikimedia)

等待被解決的各種挑戰

衣厄雙方長年的外交恩怨就此告一段落,外界開始期待衣索比亞能夠影響厄利垂亞的政治圈,但是厄國總統伊薩亞斯自1993年開始統治該國,他與政治圈菁英們建立起的帝國不容易攻克。世紀大和解可以依靠國際社會的支持,讓兩國關係正常化,全是因為和解對它們有利所以才會伸出援手。面對如此艱難的挑戰及強勁的對手,這次得多費苦心才有可能再創奇蹟。

其次是來自國內的挑戰。總理阿比上任後在衣索比亞國內進行了一系列權力和解和政治轉型,包括釋放政治犯、鼓勵媒體自由化、讓非法反對派團體合法化、重整內閣、整肅腐敗舊勢力等等。這些動作雖然讓他得到民心高度支持,但是舊勢力的虎視眈眈,還有國內各民族間的新仇舊恨,都在蠢蠢欲動了。關於上述事情的來龍去脈為何,以及改革開始後造成的影響有哪些?我推薦點閱半島電視台在今年九月推出的《My Ethiopia》系列影音專訪。其受訪對象都是跟改革有直接相關的人事物,每集長度約半小時,點閱該系列有助於深入了解衣索比亞現在與未來的挑戰。

正是因為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善於與國際社會合作,我個人認為當他成功替國內以及非洲之角國家之間建立良好關係時,衣索比亞會像一座希望燈塔,有助於穩定非洲之角。


封面照片來源:wowAfrica 阿非卡



何佩佳
2014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第一次踏出國門、第一次在有限的預算下活過兩個月。雙腳踏在東非大陸的上,五官充分感受到多元文化的衝擊:阿拉伯、印度、亞裔、非裔等等,那一刻起對於人的認識沒了國界區分,開始用語言當作工具,研究異地文化歷史與生活科技,樂此不疲。